溪頭外拍行Day 3

二月二十八日,預定前往忘憂森林,拍攝遙三,之後回家。
早上七點起床,七點半民宿老闆娘依約送來了早餐和暈車藥,這兩天真是麻煩她太多事了。
邊吃早餐,邊看著電視,小嵐和小魔順便化妝。
八點半,老闆娘請來接送我們的李大哥準時出現在門口。
匆匆忙忙收拾了行李,出發前往此行的重點--忘憂森林。

忘憂森林位在杉林溪豬彎附近,杉林溪前往溪頭的登山道上。
從縣道前往忘憂森林的登山道則是一條相當崎嶇陡峭的產業道路,入口處目前設有鐵柵,
如果想要上山,只有兩個辦法:
1. 步行
2. 請忘憂森林咖啡廳的人下來接(前提是需要在此用餐)
由於我們想進去拍的時間比咖啡廳開門的時間還早,
選的是第三種--民宿老闆娘為我們連絡了當地的茶行老闆,請他直接載我們到步道口。
離開縣道後,在產業道路上行駛的十分鐘內,沿途都有登山客以敬畏的眼光看著快速通過的我們。
(這路真的非常小、非常陡,老闆是當地人所以開超快)

九點,到達了步道口後,把行李放在李大哥的車上,約好了等下會合的地點,就直接進入登山道。
歡樂地前進了好一陣子,通過需拉繩的地區(小嵐滑倒了)、看到了忘憂森林本體、被鋸斷的巨大檜木,接著通過滿是泥濘的地區,
發現我們找不到咖啡廳在哪邊……
接著,更驚悚地發現了此處手機收不到訊號,想起剛剛登山客們說著「要爬到溪頭去」,
以及李大哥「不要走瞭望台那邊,那會去溪頭,來回要五、六小時」的叮囑,
決定往回走。
回到了檜木區時,詢問了登山客,才知道咖啡廳根本就在我們剛剛下車的地方……

終於到達咖啡廳,人家也開門(十點)了。
此處外頭茶園種植了兩顆櫻花,正值開花時節,粉紅色的花朵迎著陽光,照映著底下忙著採茶的農人,有種特殊的氛圍。

在此吃午餐、化妝後,十二點左右再度前往忘憂森林。
忘憂森林,又叫做迷霧森林,想當然耳,經常起霧……
這次去剛好是冬季枯水期,雖然過年時有下雨,但是仍然不足以積足夠多水分,無法形成湖泊。

又,忘憂森林雖名為忘憂,但其實這個地方的形成原因,並不怎麼歡樂。
這整片的枯林,是九二一大地震後,溪流被震斷而造成的沼澤將整片杉木林淹死所致。
杉木林的根部雖然已經枯死,但沒有那麼快被腐蝕傾頹,造成了整片枯林的奇景。
不過,我想在反覆積水幾次之後,頹倒的枯木應該會增加,屆時,景色應該不復存在。
很難說是該希望這片景色消失得慢一點,還是希望枯木們能早日回歸大地……

爬過來的路程中,因為前晚下過場雨,加上有點霧氣,
背著相機的人要小心撞到器材,而帶著大包小包的被拍者也要注意維持平衡,增加了不少疲累感。
換裝之後,在滿是枯枝的枯沼底行走也要小心腳步,一不小心就會陷落在樹枝堆中。

雖然外頭天氣很好,但山裡常起霧,光線不怎麼好抓。
陽光強的時候看不見LCD螢幕,無法確認拍出來的照片如何,
有霧的時候整個畫面偏藍,好不容易調整完畢,太陽又出來了……
加上對作品一點也不了解,整批照片被我拍得七七八八,很對不起小嵐跟小魔|||
兩點,拍完照片,我們沿著來時路下山。
因為人太多,李大哥怕車子衝太快,所以跟我們約在縣道會合。
結果搭車上山十分鐘,下山走路花了快一小時……還被帶著孩子的父母超車(掩面)。
不過,大家邊走邊談論團購維O力、O鈣的事,邊斷斷續續唱著小時候的流行歌曲,倒也不覺得這段時間太難度過。
之後在李大哥的茶行喝茶聊天,稍作休息。
四點多抵達溪頭遊樂區的客運車站,將行李卸下,和李大哥告別。
四點四十分,搭上前往台中車站的客運。
車行兩小時十分,抵達台中車站。
晚餐吃了台中車站附近的日式料理,可能人太多,廚房忙不過來,
我點的餐一直到了同桌都快吃完時才送上,還好蛋包飯的炒飯味道不錯,否則就真的哀傷了。
吃飽了之後,當然就是到台中車站搭車啦!
回程我們改搭國光客運,因為目的地不同,在車站就直接和小魔、蟑告別了。
八點四十幾分搭上了客運,十點四十幾分到達台北車站,之後搭計程車回家。
把行李整理好,洗澡、洗頭之後,兩點半睡覺……隔天五點半又得起床上班,
熱血之旅於焉告終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