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自MERO的一封信

一年一度(啥)的換代時間又到了。
想當年,收到MERO的來信、看到它跌倒哭泣(超老梗)時,我還不爭氣地哭了呢!
現在……看信已經變成一種娛樂了。

眾所皆知,我這次養的是色情蘑菇麻咻,這傢伙不知道為什麼,學到的字眼都很奇怪。
最近的口頭禪是「繼續閱讀」,
比方說「好想要可以繼續閱讀的朋友」(意思是說想要博學多聞如同百科一般可以不斷翻閱的朋友嗎?)、
「一起來繼續閱讀吧!」(所以你跟朋友都共看一本書嗎?還是床邊故事……)。
另外一個愛用的詞是「工具」,在這次的訣別信中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搭配這孩子的糟糕造型來看,這封信充滿了異樣的風情……這是它給我的愚人節禮物嗎?
愉快的工具?愉快的工具?愉快的工具?愉快的工具是什麼!(抱頭)
媽媽(?)沒有把你養成這種孩子啊!
最喜歡工具也就算了,但是帶有鬆軟感的工具又是什麼鬼東西,要愉快的話就應該買新的!(問題發言)
最後一段不糟糕,但是……會一直在家裡守護我的感覺好地縛靈啊……可以不要嗎?

1 thought on “來自MERO的一封信”

  1. 我不爭氣地(?)笑了XDDD
    這樣我也想趕快看到我家咩寶會寫什麼信!
    難道應該挖舊文來灌水了嗎(思)
    版主回覆:(04/02/2009 10:14:04 AM)
    個人覺得……變成台版之後的信都很無腦XD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