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的我

跟我稍微熟識的人就會知道,我會不定期地灰暗、自暴自棄。
裡人格出現的時候,連講話都嫌麻煩,句子簡短到極致。
我會很自然地說出「反正我就是OO嘛!」來結束話題,
(OO請自動代換成「智障、沒品、無能、該死」之類的詞語)
讓人聽了會想說「不不,其實妳還蠻□□的啊!」這樣正面鼓舞的安慰。
感覺有點像是在討關心?錯了,不是感覺像,而是根本就是。
這種迂迴的方法,是彆扭的我唯一能做到的類似撒嬌的行為。
老實說,這種行為還頗討人厭的。
尤其是,我平日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那麼爛(攤手)。
但是,我不討厭這樣的自己。
因為我知道我還會需要別人關心,這是好事。
過去有段時間,我試著要堅強,不要造成別人的困擾,不要依賴別人。
然後,把所有的事情往心裡藏。
但或許是太過成功,當我終於撐不下去,跟家人說我或許需要接受治療時,沒有人相信我受傷了。
我知道自己可以做得到,只要告訴自己「沒問題的」、「一切都會變好」就可以繼續走下去,
可是,我並不知道,自己並沒有堅強到可以自我療傷。
老了之後的好處就是,我越來越皮。
所以,可以不要臉地要求別人給我關心,哭鬧耍賴等事也越做越多。
不要擔心,我知道自己灰暗的部份,所以我不會被這部份吞噬掉。
我會逃避一下子,會哭一下子,會抱怨一下子,然後,繼續前進。
我喜歡而且了解這樣的自己,所以,我不會有事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