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燒的第四天……

結果,沒能如願正常上班(雖然已經先請了假,但是我打算退了燒就回去上班的……)。
睡得不錯,一度以為自己已經退燒了,但為求保險,一點半起床上廁所的時候,順便量了一下溫度,38℃,嘎啊啊啊!又燒起來了。
抱頭慘叫後,放棄上班,認命睡覺。
可能因為這幾天反覆發燒,睡得超不安穩,總是睡睡醒醒,體力透支的結果,今天幾乎是「昏睡」到七點多。
起床後照例量個體溫,降了一點,37.7℃。
七瀨媽本來想叫我把藥吃完,然後再回去診所看,但是我覺得發燒四天,怎麼看都不正常,還是到大醫院做個抽血檢查比較好。
之後沒吃早餐,沒吃藥,進行馬偕網路掛號,印地圖,等一切都弄好後,七瀨媽居然悠閒地說要先洗頭才出門。
(後來她解釋是看錯號碼,把門診號碼的16號,看成是掛號的號碼,其實掛的是2號)
所以我八點半又量了一次體溫,很好,又回到38℃。
到了外頭,七瀨媽還想坐公車、轉捷運再走路去醫院,被我用「掛號時間會來不及」為由擋掉。
媽媽,拜託一下,妳女兒現在是高燒狀態,就算看起來活蹦亂跳,但不表示頭完全不痛、手腳完全不痠啊……
我得的不是叫做「不想上班」的病啊!
九點半,護士幫我量體溫,這時已經升到38.5℃了。然後量了血壓,心跳122下也太快了點?這樣我根本不需要運動,只要發燒就好了咩!(誤很大)
之後醫生問了一大堆問題:最近半年有沒有出國、這一週有沒有去人多的地方、發燒前三天人在哪做了什麼、有沒有接觸鳥類或其他動物、家裡或公司有沒有人跟我相同症狀……
敢情是被當作禽流感了XD
醫生發現我喉嚨有白點,覺得有可能是咽狹炎(怎麼覺得小朋友才會得這個?),不過還是安排了兩項尿液跟三項血液的篩檢。
發著高燒,沒吃早餐,被抽走三筒血之後,整個已經虛脫了。
七瀨媽問我要不要吃東西,但是我完全不想動,就坐在椅子上等十一點部分報告出來,再進去聽醫生分析並開藥。
尿液篩檢的結果數值很正常,所以醫生覺得我比較可能是因為感冒病毒引發高燒,但詳情還要等下週二血液報告出來才能確定。
就先就感冒部份開藥,叫我「千萬不要勉強自己上班」,還好我再來休假到週一,雖然要看報告的話週二又要請假了。
遠離電腦的話,搞不好也可以遠離病毒?(最好是,又不是電腦病毒)
之後拿了藥,七瀨媽決定「熟悉一下到捷運的路」,所以在大太陽下走了一段路(七瀨媽還走超快,囧),搭捷運,又在太陽下等公車,搭公車回到家。
我整個人已經呈現人乾狀,攤在客廳的椅子上動彈不得,心跳非常快,頭要炸裂了,腦袋裡面嗡嗡作響,身體燙到一個可以煎肉的地步,非常想喝水。
有沒有很好奇這樣體溫是多少?嗯,我很好奇,所以有量,39.4℃,看來這就是我的極限了。
吃完了七瀨媽買回來的廣東粥(吃了……七口左右),喝了一大杯水,然後吃藥,再喝水,睡覺。
下午四點,Esther打電話過來,醒了,渾身溼答答,整個是泡在汗裡面,順便又量了體溫,36.7℃,久違的正常體溫!
之後就歡樂地吃水蜜桃大福,吃晚餐,再吃藥、喝水。
剛量了一下,體溫都沒有再上升,希望可以保持下去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