媽媽不在家,沒有X葉滷肉飯(Day 7 and Day 8)

本來七瀨爸媽的日本行是七天,不過,
你也知道,週六這天正好是柯羅莎影響台灣最劇的時候,幾乎所有的航班都取消了。
所以,這也就開始了我的悲慘命運。
第七天,週六。
早上六點,認命地起床,吃了一盒蛋捲當早餐,然後將小小黑接好,七點上班。
這時候外面風強雨大,電腦房因為緊鄰陽台,剛好這次又是迎風面,門縫底下不停地灌風進來,窗戶也被吹得啪啦作響,外頭工廠鐵皮屋頂一掀一合的聲音,更讓人感受到這次強颱的威力,快八點的時候,還聽到隔壁人家的盆栽摔落碎裂的聲音。
事實上,八點以前,都還算平靜,雖然風雨大了點、窗檯被風吹得有點小髒,但是一切安好。
但,八點左右,悲劇發生了……我家的窗檯上方及下方,開始漏水。

這不是第一次發生了,請見2004年舊網誌鬼水怪談在我家說明。
而這次,因為強風加上大雨的助長,更加嚴重,水……整個用噴的!用噴的!
八點半把小嵐叫起來,然後一起到四樓,四樓的阿姨剛開門就很無奈地說「有在清理了」,然後我們繼續往五樓前進,五樓的太太相當不客氣地說「妳們家淹水關我們什麼事,那是天災,要不然妳們叫老天爺不要下雨啊!」,五樓的男主人倒是很無奈地讓我們進門去看,說他們那邊沒有積水也沒有放東西,不知道水是怎麼流下去的。
沒錯,是天災,但是起因在於五樓當初因為地板乘重計算錯誤,放了過重的盆栽,造成樓板塌陷,又因為樓下的拉力緣故,縫隙越裂越大,甚至連四樓接我家的樓板都裂開來了,同時又因為五樓是半露天陽台,就算是淹水也不受影響(水都往樓下流)完全沒有修補,才會造成現在的局面。
總之,五樓表明了不處理的狀態下,我跟小嵐只好無奈地返回房間,將家中所有的抹布都拿出來使用,還找了可以放在狹窄窗檯上的盤子來接水。
這邊有影片可以看,那個旁白是我,雖然我很想搞笑,但是,聲調聽起來超無奈orz

風雨越來越大,水勢也隨之增強。從八點開始,一直到晚上七點為止,十一個小時的時間中,都維持著五分鐘檢查一次,擠乾六條毛巾,重新鋪上,兩個小時倒掉半桶積水的狀態。
又因為小嵐前日工作到很晚,加上沒有睡飽又被我挖起來,中間還去應了兩次門(四樓的阿姨說要找里長處理,所以,要我們把狀況拍起來)頭痛到十一點才真正起床,在此之前,全部的工作都只能由我來進行,上班非常不專心,業績奇差。工作效率、家裡積水速度的雙重影響下,我整個人緊張到胃都痛了。
中午時間,小嵐很貼心地炒了麵給我吃,然後移動到電腦房跟我作伴,輪班清理積水。
看著外頭的風雨,想著「反正水是不可能停的」,決定了今天晚上雨如果還繼續下,我就不睡覺守著積水,然後一邊在MSN上跟同事抱怨著,一邊希望明天我不需要上班。中間爸媽打電話回來,證實了我跟小嵐查詢的結果,今天航班被取消,會在日本多留一天,晚上下塌在同團者日本友人幫忙訂到的商務旅館,可能要週一才有辦法回到台灣。
快下班的時候,Esther告訴我說已經把我的慘況跟Vivian (team lead)講過了,在Ruby可以支援的狀況下,或許我明天可以不用上班。
這是好消息,但也有壞消息,小嵐發現跟漏水窗檯僅一牆之隔的我房間牆壁,也開始出現一道道水流,雖然不大,但是在電腦房側水量越來越驚人的狀態下,我跟小嵐還是把床拉離牆面,書架上的書淨空,靠牆側的雜物撤離。
一直到七點多,呈現自暴自棄狀的七瀨姐妹,決定改為十五分鐘清理一次電腦房窗檯(這種狀況下,盤子會是半滿狀態,再久一點的話,水就會滿出來了),全部逃離現場,吃泡麵看新聞。之後再回到電腦房,清理吸得飽飽飽的抹布和盤子,發現滴水的狀況似乎有減輕了一些。經過了一點小驚嚇後,確認了我明天不用上班(感謝同事的善心!Esther、Ruby、Vivian我愛妳們!)。到了晚上十一點,終於,滴水的地方只剩一個角落,房間的水流也停止了。雖然氣象說今夜會是最大期,我跟小嵐還是決定先睡覺再說,聽著外頭不知何時又變大的風雨聲,我在精神和身體都很疲憊的狀況下漸漸昏沉,只能祈禱明天看到的,不是水鄉澤國。
第八天,週日。
早上被水聲嚇醒,慌張地打開窗戶,還好,沒有滴水,流水聲是牆壁中管線傳出來的聲音。
床上方的牆壁已經連水痕都沒有了,但是靠外側的部分還是溼的,電腦房窗檯已經沒有水滴落,窗檯下方的毛巾雖然還是溼的,但是牆上也沒有水。外頭沒風沒雨,不由得頭一次感謝氣象播報總是不準的事。
等到中午,確認了雨沒有下大,窗檯沒有滴水,我跟小嵐決定到外頭吃點好料的(也不過就是阿麥),速食店裡人滿滿滿,街上和市場也擠滿了出來散步採購的人,還有不少人是全家出動,看來,大家都被颱風悶壞了。
吃完早午餐回到家,開始整理前後陽台,把葉子、沙等等大略清理一遍,然後將鞋櫃的雨衣撤掉,壞掉的雨衣丟棄,把盆栽歸位,最後,等到下午三四點,確認了窗檯真的沒有水了,才將抹布、盤子清理乾淨。
發現除了肌肉酸痛外,我跟小嵐的手都因為擠抹布瘀血,右手拇指側邊指甲跟肉似乎也因為反覆拉扯出血,比昨晚洗澡的時候更痛了些。
七瀨爸媽從上野打電話回來,確定晚上八點從日本飛回台灣。之後把有蛋殼所以傳出怪味的垃圾包一包拿到外頭去放,跟小嵐出去吃了晚餐(豬排!),回家等爸媽。
十二點半,要上班的小嵐決定先睡,剛躺下沒多久,爸媽就回來了,看來玩得頗開心。跟爸媽匯報了這幾天發生的事件(轉接頭燒融、窗檯漏水、派出所來按鈴找我爸、種花電信週一來換光纖),然後拿了爸媽給的禮物(結緣守和薯條條條條),聽爸媽講了半小時的旅遊趣事之後,睡死。
媽媽不在家,沒有X葉滷肉飯的日子,於焉完結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