キノの旅「鐵軌上的三個男人」─On the Rails─

昨天拿到了新的電腦椅,享受著變身成主管的樂趣,
因此系列作(啥)連載再開!
以下還是一樣有雷。
什麼是「工作」呢?為什麼要工作呢?
キノ騎著車,沿著長長的鐵路軌道前進,遇到了三個男人正在進行公司所派任給他們的工作,每個人,都有為了家人不得不工作的理由,但是,卻也因為從事這樣的工作,已經好幾年沒有見到家人了。
然後,キノ為第一個遇到的男人和第二個遇到的男人說了「不用工作的國家」的故事。
那是一個機械發達的國家,所以人們的工作都由機器代勞,而人們為了不要「呆著不動而失去人生的意義」,所以需要檢查機器做出的結果,承受「工作壓力」。
「那裏的人究竟在想什麼呢?重複做著沒有意義的工作。」第一個遇到的男人這麼說著,之後繼續進行他將老舊鐵軌除鏽的工作。
「真好啊!可以不要工作。」第二個遇到的男人這麼說著,然後繼續拆除前人除鏽之後亮晶晶的軌道。
「您要做這樣的工作到什麼時候呢?」分別的時候,キノ問。
            「到公司的人說不用做了,或是到這條軌道沒有了為止吧!」
「旅行者啊!為我講一個故事吧?」第三個遇到的男人停下了重新架設軌道的工作,這麼說著。
「很抱歉,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可以拿出來分享的。」キノ說。
的確,或許在認為自己的工作是有意義的人眼中看來,明明是可以不用工作的國家,卻要為了承受工作壓力這種事,進行「無意義」的數據核對,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但是,軌道上的男人們,工作的意義究竟在哪呢?
家人?
嘴上說著是為了家人工作,卻已經好幾十年沒有回家了,只是一直工作著、工作著,到公司的人說不用再做為止。
那麼,工作到最後,究竟是為了家人,還是為了工作本身呢?
「那麼……旅行者啊!你能走到哪裡為止呢?」如果對キノ來說,旅行就是工作的話,有沒有達成最初的目標,停止旅行的一天呢?還是……
在這個故事之後,接著是「多數決定的國家」。
國民聯合起來推翻了專制的暴君,重新訂立了法律,一切以公民投票決定事情。
立意是很好沒錯,但是,問題在於不可能每個人的意見都相同,為了鎮壓這些「表達了自己的意見卻沒有被採用」的少數反對派,避免他們作亂,使用了極端的手段,也就是「判定他們有罪」,然後殺死他們。
最終,這個國家只剩下一對夫妻,而在妻子因為國家沒有醫生的狀況下染病身亡後,只剩一個人。畢竟,只有自己,才永遠和自己的意見相同。
離開了這個國家之後,在往前的道路上遇到了岔路,向左還是向右呢?
「反正都要試試,那麼走哪條都無所謂,走錯了再繞回來就好啦!」
那麼,如果走錯了就回不來呢?這世界上並不是所有的錯誤都能修正的。
「旅行者啊!你能走到哪裡為止呢?」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