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野圭吾《惡意》

惡意,是一種奇怪的東西,看到某某人的嘴臉就想欺負他,覺得某某人對自己很好,
但是卻讓覺得對方一定不懷好意等等……
是一種負面卻無根據的情緒。

這是本格派作品,我有好一陣子沒有看到這麼讓人拍案叫絕的推理小說了。
兇手雖然狡詐地設下許多陷阱,卻在故事的中段就已經坦誠犯案,並受到逮捕,
甚至具備完美,並且能讓人理解的殺人動機,可以說一切都很合理。
但是,讓人覺得這部作品好看的原因,就在於犯罪的動機遭到刻意的美化和誤導。
(嗯,有動機是那種〝一切都是社會大環境的錯〞之感:p)
而真正的動機,在抽絲剝繭地顯現之後,又是如此合題,
且讓人再次感受到類似《模仿犯》所帶來的寒顫……
原來犯罪真的可以不需要什麼理由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