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怕以後小嵐搬出去,
沒人陪我玩,因此最近很勤著把這些冷東西都紀錄下來。

總之,又是不知為何我講了某個已經忘了是啥的冷東西,
小嵐無法接話,而說了句〝無言〞。
我:「無顏之月。」
嵐:「無言的山丘。」
我:「我是月。」
嵐:「妳是山丘吧!山丘!」
我:「錯,我是山豬。」
嵐:「豬豬。」
我:「嗯……還是當乳豬好了。乳豬的姊姊叫做露珠。」
嵐:「為什麼他們的姓不一樣?啊!因為是外國人,所以姓在後面吧!」
我:「是滴!」
嵐:「她們還有個妹妹叫眼珠。」
我:「喔喔!」
嵐:「眼珠的姊姊叫演歌。」
我:「等一下,她們不是外國人嗎?」
嵐:「眼珠是她們家的養女,她是中國人,真正的姊姊叫演歌。」
我:「這樣啊……這個要記起來,有冷。明天我要考妳喔!」
嵐:「為什麼是考我?明明妳才是乳豬。」
我:「……好吧!那考我好了。」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