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二一地震

現在是台灣集集大地震後的第五天……
那天Hitomi一夜不能成眠,有電的時候,看著畫面上的救災人員和一旁心急如焚的家屬。眼淚……竟不知不覺地滾落下來……救難人員的手上、臉上、衣服上都是塵土和汗水,徹夜未眠的疲憊也令他們心力憔悴,但是他們仍然一個接一個,想盡辦法進入倒塌的房舍中,尋找生還者的蹤跡。在一旁的家屬,心急如焚地祈禱著、默默地頌經著,就怕下一個消息會是個惡耗……怪手的聲音,劃破寂靜的夜,月光在雨中朦朦朧朧地灑在罹難者的身上。 Hitomi向來不是個愛哭的人,但是,此時此刻,他們的哀戚卻讓我們這些同樣感受這地震,卻毫髮未傷的人感到悲痛。
Hitomi……又能做什麼呢?現在才深深地體會到,其實Hitomi只是個小孩子罷了!我根本連挽起袖子救災的能力都沒有,更別說是進災區救人了。Arashi和Hitomi的學校正在發起捐帳篷和手電筒、電池的活動。可是……Hitomi還是想做些什麼,我不能捐血,因為Hitomi 有貧血的症狀,根本達不到捐血的標準,所以……Hitomi只能祈禱,雖然我不信仰任何一個教派,我還是誠心地向所謂的〝天〞祈禱。這時候,不管是耶穌、觀音或是佛陀,不論是那個教徒的聲音,他們都會願意傾聽的吧?
2146人了……一夕之間,在我身邊的群眾們就少了2146人了。希望,不要再有人死亡了,雖然這是個渺茫的希望,我也無能將自己的生命送給他們,只願上天聽到我們的心聲,讓他們在瓦礫堆中保有堅強的意志、讓救災人員保有清楚的判斷力、讓罹難者安息。
那麼,今天……就不再多說了。請你和我一起祈禱好嗎?
Talk 9 by Hitomi 1999.09.25 @ 網站日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