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時候……

這次就接著上次的Free Talk,多說說有關Hitomi自己的事吧!
嗯……其實,Hitomi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,是個很愛講話的女生。﹝和現在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呢!﹞那個時候,還有被老師罰寫〝上課講話,要改正〞、〝上課不專心,要改正〞各五十遍的經驗。小一的我,很愛出風頭,雖然成績一直不錯﹝應該是在一、二名吧!﹞,但是個性極度三八。一點也不誇張喔!就是那種三八到讓你覺得很欠打的那種。出風頭出得太過份了一點,大概是因為年紀小,不知道這樣其實很容易讓人眼紅吧!﹝還好那時候的朋友們也還不知道什麼是眼紅^^|||﹞
到了二年級,Hitomi因為通過測試,所以被分到所謂那種腦筋很好的資賦優異班級。﹝據Arashi說,她們那時候就改了作法,資優的同學只有在特別的課程上,才需要到別的班上課。真好~~~﹞因為資優班是不分班的,所以Hitomi就和同一批強手中的強手,一起生活了五年。二年級的Hitomi,大概是剛到一個完全不熟悉的環境吧!也或許是那個罰寫施展魔力﹝笑~~~﹞,個性上有180度的大轉變。變得沉默寡言,就連班上唯一的五個女生,Hitomi 下課也很少跟她們一起談笑。感覺上像是變成怪人了,下課的時間幾乎都用來觀察班上同學的談話。其實Hitomi覺得那樣可以從中體會〝人生百態〞,只是當時的我只用它來打發時間。老師對Hitomi的評價是〝乖巧、文靜不好動〞。也許就是這樣,所以老師們很喜歡找我幫忙做事,班級幹部也少不了我的份。﹝有時是老師提名,同學票選;有時是老師指定;當然也有同學自己票選的啦!﹞
那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四年級。這時候班上很流行分派分系,簡單的說,就是男生和女生的對抗啦!﹝當時還有一派是持中立狀態的^^﹞我想,大家在小學都應該有過這種經驗吧?只是在我們那種特殊的班級,變成同學間明爭暗鬥、互相攻擊的惡行罷了。Hitomi當時還蠻受老師重用的,又很不巧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女孩,所以就自然而然地變成男孩子們言語攻擊的對象……其實很討厭那段日子,幾乎每天回家都哭著向媽媽抱怨生活和上學沒有意義﹝Hitomi有很多自我否定的思想就是那時殘存的產物﹞,在學校也是受到人家講一兩句就哭得淅瀝嘩啦的﹝不過……那個時候,倒是有很多男生寫〝情書〞給我……女孩子還是要柔弱一點才得人疼嗎?﹞。煩到我媽從細聲安慰,轉變成單純聽完就算了的態度,真是太可怕了。
還好Hitomi一直被磨、磨、磨,磨到五、六年級,那種得理不饒人的氣勢早就被磨光了。他們講他們的,我又不會少一塊肉。現在開朗的個性就逐漸形成啦!有時他們損我,就當做是笑話,自娛娛人咩!我如果做錯的,我自然會知道他們說的是實話;我做對的,絕不會因此改變。上次Arashi的同學在公車站聽到有人在談論我的事,據說,他們說的就是:〝她是個很正直的人!〞呵……其實聽到了以後,我還蠻得意的呢!
ㄚ~~~好啦!我這次就說到這邊啦!我的童年給我的唯一感觸是:妳的敵人,有時候幫助妳成長更多。還有,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去唸資優班,我打死都不去的啦!
Talk 4 by Hitomi 1999.07.18 @ 網站日記